用户: 密码:
共有 582 篇文章
寻根双林:绢巷流连思绫绢

作者:方铭华 杨俊英    转贴自:湖州日报    点击数:3727    录入: admin


当我漫步在双林街头,见到一辆辆脚踏三轮车,鲜艳夺目的篷布上印着“江南古镇,绫绢之乡”的字样时;当我穿过老绢巷、旧绢巷、新绢巷等有“绢”字样的巷道时;当我路过有沙孟海题写“双林绫绢”的绫绢厂大门时;当我抚摸着匹匹轻如蝉翼、薄如晨雾、质地柔软、色泽光亮的“丝织工艺之花”绫绢时,不由自主地对这“异采奇文相隐映,转侧看花花不定”古贡品之美丽,以及其生产历史产生浓厚的兴趣:它们始于何时?何代形成了规模经营?哪些与绫绢有关的地名是由绫绢而起?带着这些美丽的问号,我开始了自史料至实物的寻根之行。

“史料”对我说,南浔区双林的绫绢生产距今已有四千七百多年历史了。早在唐宋年间双林绫绢就成为朝庭贡品。南宋间还成为朝庭官员奏折本专用面料。到了明初,明成祖迁都北京,从此,双林绫绢又成了皇帝圣旨专用面料。双林自明永乐(1405年)并东西林村建镇。也可以讲双林镇前身就是绫绢村。至明清时从事绫绢行业的人极多,随绫绢发展聚市,并逐步形成以绫绢得名的老、旧、新三代绢巷。

我用相机拍下双林这3条绢巷,它们的具体地理位置在:老绢巷位于汪家白埭一带;旧绢巷位于芦扉漾一带;新绢巷位于丝绢会馆一带。查阅并不完整的资料,三条绢巷的形成年代尚无具体的时间,我们现在所能了解到的,也只能是大约时段:“元时,归安东、西林村均开设绢行,东林普光桥(今东双林桥)有绢庄十座,响铃、普光桥前均有绫绢集市。每晨开市,人们摩肩接踵。绢庄主于黎明开张,称‘上庄’;辰刻散市,称‘收庄’。其间由司岁、司月主事,绢庄主收购,机户出售,秩序井然。西林村之设庄也相对集中,形成的绢巷在今闵家巷一带,后称之为‘旧绢巷’。”“清初,为了满足双林的绫绢贸易,又在双林东兜处构筑市廛,名为‘新绢巷’。”

而老绢巷的形成年代,据了解也在明代。

沿着已经历过两百多年风雨,仍旧品质极佳的长长石板路,我走访了与绫绢产业有关的人与物证。绢巷里有座二百多年历史的黄家老院,这就是双林有名的“蔡家顶子”、“黄家银子”、“孙家房子”中“黄家银子”的其中一支。这一支“黄”与宋朝大文学家黄庭坚有着血缘关系。老院座落于油车弄间,属新绢巷范围。占地面积1200多平方米,四进深六天井的院落早已被隔成民居。时代变迁,沧海桑田。如今我眼中的黄家老院已经大部分损毁,中间埭(进)1939年后被日寇烧毁,夷为白场(平地)。后面两埭(进)骑楼厢房(走马楼)尚在,有住户居住不能相通。可喜这老院里老院门楼、卖绢厅、绢库间还在。据当年的黄家小姐、如今已经年近九旬房主黄老太回忆,历史上就有“绉沙包头出双林”的名气。那时绢厅每天不仅有来自四方的商人,还有邻居朋友介绍丝织机户,直接谈价交易。黄老太的父亲黄耀生与叔叔黄槎生都经营绫绢。同族中以黄鸿昌的生意最大。前辈整天在自家厅里打包,准备官商贡品,一匹匹绫绢贵如黄金。早年,双林族人姚文泰为我们了解当年的绢行盛况留下了美丽之诗篇《双溪棹歌》:“侵晓衣冠上绢庄,满街灯光似昏黄。吴舲越舶纷来到,姚本风行通四方”。

而黄氏家族色彩斑斓的绫绢经营,定是永久性的漂染在黄家老太的记忆之海了。黄家老院曾有三房黄家后代居住过,清朝末年,大多数后代移居上海、苏州等地发展,有开大德钱庄的,还有帮洋行打理的大先生,家里只剩下小女儿和佣人看家。我端详着由当年的小女儿演变成今天白发苍苍黄家老太的皮肤:细腻洁白。惊讶地想,这会不会是因为生长在水乡,从小被绫绢的光洁与秀丽滋润的结果?慈眉善目的老太又继续讲述:“黄家上几代,多以绫绢为生计,到了我爷爷这一辈,家业迅速发达,置房扩业。”老院被日寇放过一把火后,曾经风生水起的黄家绫绢业走向了衰落,至今,黄家后人已经无一人继续从事此行。因为绫绢发家,子孙后代揣着父辈的财富离开家乡,到大城市去发展,并脱离了绫绢行业。

老人的回忆、残存的老院门楼、卖绢厅、绢库间,这些少量的人文信息和遗迹,为我们求证近代商贾经营绫绢生意的盛景提供了数条有力的物证。我思忖,也证实了双林早就被史家举称“归安沃土,都抡十五之魁,东南巨镇,人文渊薮;为名臣硕彦,史不胜书。”顺理顺章。而从历史的轨迹来探究,传统手工艺品其实就应是地方的根系。三代双林绢巷是双林绫绢产业时代发展的历史物证。它们丰富着绫绢文化思想,并且引导实践,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。

在我们为绫绢自豪的同时,也为其惋惜:这朵本新土的“丝织工艺之花”开了数千年,竟然没有一本详细系统的珍贵记录在案。无奈中,有已经过世的儒商在其家谱中发出感叹:“古者,左史记言,右史记事。尚书为记言之史,春秋为记事之史。司马迁亦良史之才,其作《史记》后人目为榜书。绢丝产地双溪(双林),为郡东南一巨镇,又商埠重镇,名人纷至。然关于绢史事之、绢家之思想、绢业之内容,其简略之记载,散见于历代各史,如电影中之局部断片,毫无一贯系统,诚绢史中之憾事。”

这感叹让在绢巷流恋徘徊的我,也生发了些许的共鸣。生活在双林这只被绫绢装扮的无比艳丽的“凤凰”身边,曾亲眼目睹过经历风雨的绫绢业的时期兴衰,也曾受益于绫绢的美丽恩典。欣赏着腾飞的“凤凰”——双林古镇,恍惚中, 2008年奥运会运动员手捧的奖状;北京、台北故宫博物院修复古画所用的“耿绢”;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、“云鹤”牌绫绢的诸多用户:北京荣宝斋、上海朵云轩等……

我曾经参观过善琏的湖笔博物馆,也曾经观赏过新市丝绸博物馆陈列的马头娘娘塑像,我多想在双林也有这样一座让世人认识绫绢的博物馆,把双林绫绢的前生今世展示出来。还有一大批古桥、古宅、古弄、古诗、古迹等,它们同样记载千古历史,它们守护千百年民族文化的精神。我们可以把双林建成一个集观光休闲购物一条龙的特色古镇,让旅游者,让中华民族的家乡人,让世界各国的地球人分享绫绢的美丽。不是吗?古镇的绫绢早在远古就已经漂洋过海,用她的柔软征服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使用者们。

仰望着这只翻腾的“凤凰”,出神中,她嘴里衔着的绫绢飘落下来,我手捧着这方印有字迹的丝织物,轻轻读出声来:“浙江是文化大省,湖州丝绸文化也是重要一部分。古老双林绫绢又是一支原始乡土文化之根系。”最近省博物馆举办南宋朝出土文物展,笔者曾前往参观,一进大门就看到双林花城遗址出土的几件青铜器、玉器、金器,它们默默地向海内外友人介绍和展示双林千古文化历史。能够看到家乡的文物参展,甚为欣慰。当下,随着盛世的来到,文化的大发展引发着人们对丝绸更多元化的需求与喜爱,我我们相信,绫绢这株东方“奇葩”,必将随时代的流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!

文章导航:

 【上一篇】孝丰古镇最后的杀猪场        【下一篇】即将消失的记忆:打年糕  

相关文章: (爱在江南,难以离开;原汁原味的水乡,千年积淀的文化!)
  • 乌镇,一曲似水年华[1484]

  • 南浔老手艺,第三代箍桶匠的情…[1067]

  • 江南故乡之“死”[1785]

  • 还记得老北街的样子和那里的点…[1251]

  • 水云乡:寻访太湖水上生活[1435]

  • 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【水乡网】 www.shuixiang.com 立场无关!)

    关于 | 首页 | 收藏 | 搜索 | 链接 | 怀旧 | 管理 | 官方微博:
    [小桥流水人家- 原汁原味的水乡,千年积淀的文化;爱在江南,难以离开]
    Copyright @ 2000-2013【水乡网 www.shuixiang.com 浙ICP备05022152号
    友荐云推荐